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宝马车上的女强人
宝马车上的女强人
晚上十一点,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在酒店和歌舞厅的聚集区,与不远处居民区的寂静形成鲜明的对比。

新开业的辉煌大饭店门口,一群身着华丽讲究的人们正缓缓地走下台阶,一面相互告别一面寻找各自的小轿车。显然,一个高档的上流宴会刚刚结束。

在这群人中间,有一个女人特别引人注目。她迈着轻盈的步子,踏着幽雅的节奏婷婷地走下了酒店的台阶,修长的身材被白色的夏服包裹住,容光焕发。她的骨架子虽然纤细,但腰部、胸部却有足够的份量,而且肌肤润白丰盈,那五官分明的脸上,庄重肃穆,又像是掺杂着些许她叫薛淑琳,今年三十一岁,是容声集团的董事长。容声集团虽然是个规模不很大的房地产集团,但由于常年和实力雄厚的顶天建筑集团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係,所以在南通市的企业界也算得上有一定影响力。三年前,薛淑琳从去世的父亲薛横手裡把容声集团继承了下来,和丈夫刘万一起经营着集团,业绩不错。

一年前,夫妻两因为刘万的婚外情大吵了一次,最后离了婚。

今晚的应酬本来就累,再加上外面风大,淑琳觉得头有点疼,于是加快了步子,走向她的那辆白色的宝马轿车。

就在她走近轿车的时候,一直坐在她车上驾驶座裡的一个男人眼睛一亮,对她的到来轻轻地吹了一下口哨。

看见自己车的这个司机,薛淑琳顿时停下了脚步,心裡一沉,脸上的红光也在瞬间消失,从宴会上带来的一点兴奋转眼间全没了。

这个样子粗犷的男人是她的司机,叫柯岩。他以异常轻蔑的眼光看着淑琳的到来。

“怎麽了,我尊贵的董事长?欢乐的宴会结束了吗?你终于想起在外面还有一个司机在苦苦地等待着你吗?”他说出这话时,神态一点都不像是个下属对主人的模样。

淑琳白了他一眼,注意到周围还有其他人,于是她默不做声,快步来到车前,拉开后座的门,稳重而快速地上了车。因为感觉到柯岩一直用那露骨的方式看她的大腿,所以她以很技巧的方式坐在车内,这种坐法让人看出了这女人的品格和干练。有些女人一穿起迷你裙,当她们坐下时,很容易就掀出了大腿跟部甚至是内裤,但淑琳比较有经验,因此在位子上坐定之后,她马上将脚合得紧紧地,然后将脚作成垂直字形。

“不就是明天的那个什麽招标会嘛!谁知道你们在裡面除了商量些坏事还做了什麽呀?现在装什麽正经!”柯岩嘴角浮出不屑的笑容地启动了汽车。

宝马轿车被他驶离停车场。

轿车刚一到路上,柯岩马上调了后视镜,鬼鬼祟祟地看着后座上的淑琳。

发现了男人的意图后,淑琳抓起迷你裙摆,将大腿藏起来。

“你真的照我的话去做了吗?”柯岩嘴角歪了起来问。

听到他的声音,淑琳扬起了头。

“我问你呢!你真的按照我说的,穿了透明的内裤吗?”

“没错!”淑琳用很硬的语气恨恨地回答。

“是嘛!真听话呀!那麽让我看看吧!”

“什麽?”

“我是说,把裙子捲起来让我看看你的是不是真的穿了!”

“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淑琳双眉一皱,脸上微红,耻辱的感觉涌上心头。

“哼!谁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哦!太太你才是在开玩笑。刚才在来的路上,我就应该叫你翻开给我看的,但是因为那个什麽狗屁公司的经理也在车上,所以我就忍住了。但现在这裡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快翻开吧!”柯岩的脸上丝毫没有羞耻的表情。

“太无礼了!你!……”淑琳一时不知拿什麽话来反驳他,毕竟她可是他的主人,他只是个司机。

“无礼了吗?”柯岩笑得很阴,“那好吧,看在昨天晚上您摆了那麽多姿势的份上,现在先饶了你。不过,内裤虽然可以不看,但乳罩是一定逃不了的!”

“什麽?别乱说!你、你想……想干什麽?”羞愧中的淑琳突然觉得耻辱。

“哈哈!我说的可都是实情呀,我的董事长太太!”看见旁边不断有汽车开过,柯岩故意将音量放大,“如果您不想让您认识的那些人知道我们的丑闻,最好还是乖乖地把上衣解开吧!”

“你!……你怎麽可以这样!……”淑琳变软的声音中透出了无奈。

“你还在那裡干什麽呢?别磨蹭啦!如果到下个红绿灯时,你还不解衣服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柯岩的脸上突然露出凶相……这简直是在威胁!太过分了吧?

眼看三百米前的红绿灯已逐渐接近,淑琳闭上了眼。

无奈之下,她用那颤抖不已的手,将白色洋装上衣的纽扣一个个由上往下地解开,雪白的酥胸和深深的乳沟经过后视镜呈现在柯岩的眼前。

当车子遇到红绿灯停下来时,淑琳感觉到旁边车子裡别人的目光,赶紧把刚分开一点的上衣拉紧。

“谁叫你把衣服摀住的!?”

从后视镜看到后,柯岩传来很锐利的声音。

“你、你不是看到了吗?我已经照你所说地换上了。”

“胡说!连乳罩都没露出来呢!我想一面看着太太的嫩红的乳头,一面地享受驾车之乐,一路回您的别墅去。快……快在绿灯亮时,露出来给我看。”

“你!——太过分了吧?这可是在路上!”

那时候淑琳真想跳出车外。看着人行道上行人来来往往的,虽然在这麽平常的风景之中,但在这车内裡,却好像是在另一次元的世界一样。“你为什麽要这样呢?就不能好好开车吗?”

“太太,你相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停下车来,和你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表演性交?”

“你!——”

“快点哦!红绿灯快变了!”

淑琳想到自己目前就好像被一个无形的锁给锁住了。

她明白柯岩是个说得出做得出的人。但是自己如果听他的话,真不知后果会怎样?

她将头转到旁边去。突然看到右边那辆计程车后座,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一直在看和淑琳的脸。

绿灯已经亮了,淑琳吞下了一口口水,心脏急速地跳动,再度将上衣敞开,这次敞开了十厘米。

当她那半透明的黑色蕾丝乳罩暴露在空气中时,车子又再度起动。从一起并行的另一辆计程车上,那中年男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哦,原来是黑色的呀!太太,再分开点,我看不清楚。”

淑琳觉得很愕然地看着柯岩的背影。从前座的后视镜中,柯岩将淑琳那高耸的胸部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好了!应该满足了吧!”淑琳用一种责备的口气说着。

虽然车子在行走着,但通常旁边马上会有别的车子靠过来并行。

而车上那些乘客通常会以一种很讶异的眼神,看着这一辆宝马车上的年轻女乘客。

这让淑琳怕得要死。

“太太您可别偷赖哦!您是不是想让更多的人,看看您那丰满的乳房呢?我可是一点都不在意哦!”

他的口吻很平稳,但让人觉得那可怕的坚持的味道,令淑琳觉得毛骨悚然。

“你太卑鄙了!”她很不畏缩地放大声音。

“太太,您想造反吗?”

“造反?”

淑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吗?你现在不是想对自己的主人反乱吗?”

“主人?你是说柯岩你吗?”淑琳简直不知再如何说下去了。

“难道不是吗?难道您忘了昨天是谁把您抱到阳台上性交的?您又是骑在谁的肉棒上一边哭泣一边享受的?您如果再继续地这样造反下去的话,我不再原谅您,快照我的话去做吧!”

淑琳以从出生到现在所未曾有过的,充满侮蔑的眼神去看柯岩。对这男人不能用常理去对待。这男人简而就是冷血动物或是恶魔。

“您还想再继续造反吗?”

淑琳以非常厌恶的表情回了他一眼,并且将上衣敞得更开了,大约有十五厘米,以代替她的回答。由于在不知不觉中动作变得僵硬,下体因紧张而分开了大腿,那原先包着大腿的那条短短的迷你裙,则被张开着的大腿全拉到小腹上面去了。

透明的丝製三角裤的倒三角形,则渐渐地露了出来,那个被大腿挟住的毛茸茸的凸起之物愈来愈明显。柯岩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这额外的奖赏,不禁嚥了下口水。

(这样子大概可以了吧!)对下体毫无察觉的淑琳将上衣拉开二十厘米后,如是的自言自语着。

“再分开一点。”

柯岩怕她发现下体的走光,于是用命令的语气让淑琳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上身。

对于柯岩那毫不留情的命令淑琳一点也不畏缩,她乾脆将上衣敞开了三十厘米,已经能从乳罩上看到乳头的形状了。但她也不将耻辱表现在脸上。一点也不失她应有的法度地注视着对方。

“再开一点。”

稍稍地牵动了一下眉头之后,淑琳又毫不犹豫将上衣来开到四十厘米,几乎整个罩杯都露了出来。这样应该就无话可说了吧!这是以前连丈夫没看过的姿势。

而且还是第一次穿着这麽正式的衣服,而做出这样的姿势。

“您这种开法的话,如果是在脱衣舞秀中,是会被喝倒采的。”柯岩阴笑起来。

淑琳毕竟还是觉得很愤怒。

(意思终究是要侮辱羞辱我就对了。)咬紧牙关索性将上衣完全来开。然而她那从迷你裙中跑出来的大腿顶端的那个凸出物已经印入柯岩的眼中。

从那白色的迷你裙底下,可以看到那透明的三角裤,实在是和她那成熟的下肢很配。

“太棒了!原来你在脱上衣时还喜欢分开双腿呀!真是难得!”他笑道。

“你!太过份了。”突然发现男人竟然利用她的疏忽而欺视她的下体时,那羞辱感和愤怒一爆发后,淑琳终于发出这样的愤怒声,同时合上了大腿。

“不愧是天下第一的美女董事长呀!什麽样的姿势下都很美。”柯岩嘲笑道。

“……”

“从今以后凡是坐我的车时,都必须做这种姿势,知道了吗,太太?

“知……知道了。”真是可恶透了!带着有些许不屑的语气淑琳回答他。

柯岩冷笑了一声,突然把车子转到小路去。

“这裡大概不会有别人来当观众了。下车吧!”在一个无人的旷野边,柯岩下了车命令似的说道。淑琳将脚合起后,拉紧上衣,无奈跟着他一起下车去了。

“来,把手放在那裡,然后把屁股翘起来!”

柯岩指了指轿车的前盖。淑琳咬了咬牙,面无血色地弯下腰,用手扶住了轿车的前盖。

“不服气的话现在还可以争辩。”站在背后的柯岩用两手将她白色的迷你裙往上拉起到腰部。

“啊!你……”

“不抓紧时间争辩的话。一旦插入了就不许你再说话,而是要好好配合!明白了吗,淑琳?”

将腰弓着,淑琳呆呆地翘着屁股。身为司机的人,居然直呼其主人的名字。

“你……”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

当迷你裙已完全被拉起,腰以下的部位全露在外面。那完整无缺的臀部曲线,好像在划半圆形似地,而那高腰的透明的三角裤则紧贴其上,两端则被吊带丝袜的带子装饰着。当然那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缺失,好似一块细琢的宝石。而且当她弓下身去时,将那曲线完美表露无疑。而男人的那隻手,就好像要剥果皮似地,将那三角裤顺势要剥了下来。

“啊……”淑琳赶紧闭上了眼抖着身子。

那吸着年轻女人光泽的那条内裤,被拉了下来后,柯岩从上衣中拿出那瓶油出来,在自己的肉棒上面涂上透明的粘液。

“请打开脚,淑琳。”

淑琳好像看开了似地,将穿着高跟鞋的脚,向左右打开。

男人用手掌涂了涂自己的肉棒之后,那只肉棒的前端朝着天空,并散发着古铜色。

“太太的屁股,即使不做任何的挑逗,男人也会心动的。”

他的那类似告白的谈话,让淑琳有一种不知是恶寒,或喜悦的感觉。

柯岩将瓶子置于策划盖上,然后抓住接近屁股的部位,将肉棒对准那双丘之间。

淑琳想起咋晚的那种冲击,而紧张了起来。但由于已经涂满了油,使得那肉棒很容易就滑进了体内。

虽然今天比较快,但屁股还是有点被割开的感觉,要不是男人抱住她的腰的话,她的上身可能会抬高个十数公分左右吧!

淑琳的身体所能感觉的,除了那耻辱感之外,还有很强的怀旧感。

“啊……啊……”

由于肉棒的插入,使得淑琳的上半身上扬秀髮飘来飘去。

当进到一半时,那肉棒停了一下又开始了昨夜那种小幅度的律动,然后再突进。如果不这样的话,淑琳那身体又会疼痛不堪了。

但今天的速度比较快。大概五分钟后,那肉棒已经来到底部。

由于太痛苦,使得淑琳动弹不得。而体内的那只肉棒又开始了活动。

从昨夜到今早身体所无法忘怀的,那种火热热的感觉的原因终于证明了。那是因为肉棒在裡面进进出出一小时的关係.果真是一点技巧和爱情都没用,那由于他年轻所以还是能让女人的官能觉得快乐。

但是即使如此,在性交中淑琳所感觉到的,是耻辱和恶寒。

而且那种进进出出,如果持续几个小时的话,就麻痺了。而且也对柯岩的阴险感到生气。虽然没有那些如何使女人快乐的技巧,但那肉棒实在异于常人。

比起昨晚还要快。柯岩一面瞄准目的进进出出,一面重新将她白色外套的金扭扣一粒一粒的解开。将外套脱掉之后,从丝质的奶罩中拉出她的乳房,用力的搓揉下,使得淑琳有一种无以言论的快感。那种感觉和从屁股走爱时一样。只要有技巧的话,即使只玩一下的胸部,有时也会有快感发生。但柯岩那机械性的爱抚,却不容易将正在燃烧的快乐带到更高点。

半小时后,男人躺倒在车盖上。淑琳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而后歎了口气,当她跨骑到他的肉棒上面时,她那停留在腰上的裙子滑落了下来。此后,再也没听见她发出一句叫骂声,不断穿过寂静空气的只剩下她放纵的呻吟声。

【完】